买房的文在寅,笑得太早

摘要: 文在寅对抗财阀的路荆棘满布,风险未知。而一旦成功,这会成为文在寅政治生涯的重要政策,与三星一起沉浮的,还有韩国的政治、经济甚至命运。文|金融八卦女作者:浅夏· · · “丧主”文在寅曾这样描述那天,他为 ...





文在寅对抗财阀的路荆棘满布,风险未知。而一旦成功,这会成为文在寅政治生涯的重要政策,与三星一起沉浮的,还有韩国的政治、经济甚至命运。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浅夏

· · ·

“丧主”文在寅曾这样描述那天,他为什么当着现场3000多人以及全国电视观众,向惊慌的李明博低头:

李明博总统敬献花圈时,发生了件小事。满腔怒火的白元宇议员突然起身,冲着总统高喊:“政治报复,谢罪!”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但是作为丧主,我得道歉。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我以国民葬礼委员会运营委员长的身份向李明博总统道了歉,我低着头说:“是我们失礼了。我们对前来吊唁的客人礼数不周。”



文在寅诠释了他对“礼数”的理解。

八年后的卢武铉忌日,文在寅开始了对朴槿惠的审判。隔一年的忌日,审判的对象轮到了李明博。

仿佛一个预兆,今年5月23日凌晨,大量三星手机用户反映系统毫无预警地陷入崩溃、黑屏,或显示大量乱码的状态。一时之间,大量三星手机变成了“板砖”,或者说,又似一个墓碑。



▲连旗舰店里的样板机也没能幸免

三天后,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传唤了三星集团实际掌门人、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并持续讯问了17个小时。

尽管5月早些时候,三星抢先宣布了要放弃“世袭制”。

“我不会把公司的管理权传给我的孩子”,当时李在镕此言一出,全球哗然。

如果放在以前,我们想都不敢想,但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使这则新闻变成可能。

上个世纪,李在镕的父亲和爷爷,本着实业报国的精神创业,筚路蓝缕,打下江山。

2017年,三星神话般地终结了美国英特尔25年的霸主地位,成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公司。同时,它还“干掉”苹果,成为全球最赚钱的企业。

从一个小商铺发展成扼住国家经济命脉的大财团,这一方面和三星帝国卓越的战略和管理有关系,另一方面则绕不开一个重要角色:主导经济体系,能提供大量政策优惠的政府。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运行着。直到李在镕遇到了文在寅,一位把头颅架在案板上,誓要改革韩国财阀的“猛男”。

李在镕对世袭制的松口,意味着文在寅终结韩国“财阀政治”的初步胜利,这段荡气回肠的故事,必将被记入韩国财阀的历史。

1.

/“与政治不可近也不可远”/

公开信息显示,三星集团1938年由李秉喆创办,公司成立82年以来,一直实行世袭制,第二代继承人是李健熙,传到李在镕已是第三代。

如今提起三星,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三星电子,疏不知,李秉喆早年以贸易业起家,早期的业务是将韩国的蔬菜水果等出口卖给中国。

发展到第二代继承人李健熙,他悲哀地发现,在1969年日本GDP已经高达1736亿美元的时候,韩国只有76.76亿美元。于是决定放手一搏,带领三星进军日本人占据优势地位的电子产业。

如果你去过韩国人家里做客,就会发现,从冰箱到电视再到电脑,都有极大可能是三星制造。甚至住的房子,买的保险,吃的药……都和三星有关。



▲韩国首尔,在玻璃上的三星标识 来源:东方IC

扩展到国家和国际层面,世界第一高塔迪拜塔、吉隆坡的双子塔……都是由三星所建,韩国军火KF16隼战斗机、T50金鹰飞机、K9自行榴弹炮……出自三星之手。

这样来形容吧,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套到三星身上,有钱的地方就有三星。

三星集团旗下有众多关联公司,包括三星电子、三星物产、三星重工、三星生命、三星人寿保险等80多家子公司(不包含子公司的子公司),业务涉及电子、金融、机械、化学等众多领域。

这样比起来,我们觉得很牛的中国万达之类的首富企业,根本不算什么。

经营势力之大,涉及范围之广,三星的营收约为韩国所有企业总收入的33%、韩国GDP的20%,超过很多小国家的全年GDP。它的每一个风吹草动都直接影响韩国的经济。

有一个说法是,在韩国,每5块钱的产值中,就有1块钱是由三星集团贡献。每100个韩国人里面就有一个是三星的员工。

从生活到工作的方方面面,三星都是韩国人一生都绕不开的“第二政府”,华盛顿邮报直呼韩国为“三星共和国”。

三星帝国为什么这么牛?这离不开早年李秉喆与两位韩国总统的亲密关系。

一位是李秉喆父亲的拜把子兄弟李承晚,另一位则是通过军队力量把持了整个韩国政坛长达18年的朴正熙。

李承晚是首届韩国总统,他对这位好朋友的儿子待遇有加,不仅在金融方面给出特惠政策,还把美国政府给韩国的资金援助分配给三星这样的企业,支持它们发展本国技术。即试图用美国人的钱,摆脱美国的控制。

1948年-1960年李承晚当总统的这段时间里:

1948年,李秉喆在建立了自己新公司“三星物产”,将战后必需品大量进口到国内,三年后实现了净资产当年增长20倍的奇迹。

1953年,三星集团建造了韩国第一家大型制糖企业,帮助韩国摆脱了白糖的100%进口依存。

到1956年,韩国仅需要进口7%的白糖,大大节省了韩国的外汇开支,这使得李秉喆从单纯的商人转变成了一位民族企业家。

吃的问题解决了,李秉喆又盯上穿的问题,成立“第一毛织株式会社”,引用德国技术和设备,口号是“用十年时间让全国的人都穿上韩国制作的西服”。李承晚亲手为毛织厂题字“衣被苍生”。

之后,靠着卖糖和卖衣服积累的资本和人缘,李秉喆又购入了韩国3间国有银行8%的股份。

生产、流通、金融一体化,三星集团初具规模。

势头正猛,就在李秉喆商量着要和李承晚建立世界最大规模化肥厂的时候,这位红顶商人的靠山——李承晚出事了。

1961年,军事将领朴正熙(即前韩国女总统朴槿惠的父亲)发动政变,干掉了李承晚,上台掌握政权。



▲韩国前总统朴正熙 来源:资料视频截图

总统上台的第一件事当然是提升经济,军人出身的朴正熙管经济的手段也是相当简单粗暴,再加上他并不喜欢商人。

于是拿起小本本,将排名前十一位的企业经营者一一列出,定以“非法敛财”之罪名,想要上演劫富济贫的经典剧目,李秉喆“不幸”位列名单首位,被指侵吞了韩国1/5的非法所得。

其他老板都在国内遭到关押,远在日本的李秉喆向朴正熙递上“为解决国民贫困,献出全部财产”的投名状,但回国一下飞机还是被捕了……

两人的一番秘密对话后来曝光:朴正熙给了李秉喆两个选择,要么加入我的经济发展计划,要么进监狱。

李秉喆毫无犹豫选择了前者,并请朴正熙放心,自己会用个人影响力说服其他企业家加入振兴经济的阵营。他还承诺仍然捐献大部分财产给国家。

一番破钱免灾和表忠心后,李秉喆暂时给自己和其他企业家留下自由身,同时为日后韩国财阀与韩国政府数十年的“相爱相杀”,定下基调。

三星的崛起、发展、权利更迭、富可敌国,将李秉喆的“与政治不可近也不可远”的从商理念演绎得淋淋尽致。

与李秉喆达成协议后,朴正熙一方面让三星、现代、大宇这些听话的企业按照自己指定的路线投入,不听话的一直关到听话为止,另一方面,他给这些企业补助减税等特殊照顾。

最终,朴正熙的经济计划大获成功,著名的“汉江奇迹”就是他所创造的。

朴正熙执政的第一年(1961),韩国人均国民收入为92美元,世界排名第78位。而到了朴正熙执政的最后一年(1979),韩国国民人均收入高达1747美元,排名也上升到世界第48位。

三星从此彻底被绑上了“政治”这辆战车。

2.

/ “巨大财富的背后,

都隐藏着罪恶”/

1987年李秉喆去世,三儿子李健熙接任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对三星最大的贡献,是在执掌帅印的46年时间里,把三星打造成为全球闻名的电子消费品产业巨头。

面对美国日本的半导体技术垄断,李健熙誓要彻底改变三星。他带领经理乘飞机到德国开会。会上滔滔不绝地讲了7个小时,发布自己的新经营宣言。

有人回忆,这期间他甚至连一次卫生间都不去。

他和高管参观美国洛杉矶百货店,给每位经理发1000美元购买并使用当时最受欢迎的三星对手们的产品,并和自己的产品进行对标。

他甚至提出,为了让三星的产品达到高水准,即使把生产线停下来也在所不惜。

一些高管跑到李健熙的办公室劝阻他不要太激进,李健熙说了一句当时轰动韩国并流传至今的话:“除了老婆、孩子,一切都要变。

李健熙的魄力和决策固然可圈可点,但仍要承认三星背后与韩国政府千丝万缕的关系。从朴正熙到全斗焕,再到金泳三,在韩国政府,有不少高官、检察官、法官来自三星举荐。

2008年曾有报道称,三星内部存在一个2亿美元的贿赂基金,专门用来打点政府官员。

三星也因此在每一次关键的历史时期,都获得了政府的大力扶植:

90年代进军面板行业,韩国政府为三星提供了60亿美元低息贷款;21世纪头十年,三星又获得87亿美元税收减免,这些钱在当时够建四个半导体工厂。

攻克4M DRAM技术期间,韩国政府牵头,联合三星、现代和LG,赶超日本企业,三年投入1.1亿美元,政府承担了其中的57%。

三星的业务稳了,收入水涨船高。资料显示,三星2010年的营业额达到2201亿美元,超过了以色列和爱尔兰等国的GDP。

2012年,李健熙执掌三星的第25个年头,三星手机力压苹果成为全球出货量第一。

巴尔扎克曾说过,“巨大财富的背后,都隐藏着罪恶”,这也是电影《教父》中的经典台词。

李健熙在1996年和2009年分别因行贿和非法转让经营权、逃税被起诉并判刑。不过,两次都因总统特赦(第一次是金泳三,第二次是李明博),逃过牢狱之灾。



▲2008年,三星李健熙在法院前答媒体提问 来源:东方IC

其实,到金泳三的时候,他已经心有清除腐败的想法,但腐败与经济的缠绕,经济对腐败的依赖,让他不得做出特赦的选择。

就这样,三星大财阀通过政府的通融和庇护,获得各大领域的经营覆盖权;政府依托三星经营业绩,搞好国家经济。我们很难说清是韩国政府控制了三星,还是三星财阀控制了韩国政府。

但可以明确的是,韩国政府只需要关心管理好几家重要财阀的业绩,基本上就可以高枕无忧,让国家经济维持正常或者高效运转,何乐而不为?

在韩国,最著名的六大财阀有三星、现代、SK、LG、韩华、乐天。

财阀之首三星集团现任掌门人李在镕,以及誓要向韩国财阀开战、废除三星“世袭制”的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就是本文故事接下来上场的两位新主角。

3.

/“国家即国民”/

历史的车轮在前进,韩国政府长年受制于财阀的“亲密”合作:只有拿了财阀的钱,财阀才会认为你是“自己人”,进而支持政府。

2002年12月,转折性的一幕出现,56岁的“草根政治家”卢武铉依靠民意当选第16届韩国平民总统。

卢武铉是文在寅的生死挚友,二人同是律师出身。做律师时,卢武铉就立下“干干净净”的誓言,做了总统更是如此,坚决拒绝财阀的一切诱惑,不与其同流合污。



▲文在寅和卢武铉 来源:资料视频截图

他还提出了三大施政纲领,其中两条都碰触到财阀的利益,一是迁都中部,摆脱财阀在首尔的势力,二是由政府带头投资中小企业。

虽然拥有众多群众支持者,但财阀无法接受这样不受控制的总统,他们动用一切力量向卢武铉发起弹劾,转而将李明博推上了第17任总统台。

想以一己之力改变韩国现状的卢武铉,成了人民和财阀斗争中的牺牲品,即便卸任后,保守派和财阀也没放过他,穷追猛打搜集卢武铉的贪污证据,最终发现其妻子受贿600万美元。

一世英明毁于一旦,还牵累了很多自己人,卢武铉选择跳崖自杀,以死明志。“李明博杀人犯!”50万韩国民众聚集在首尔街头,送卢武铉最后一程。

2013年上映的韩国电影《辩护人》中,律师主角原型,即为卢武铉。



▲韩国电影《辩护人》剧照

挚友的离开,对文在寅打击深重,本对政治没兴趣的他悲痛欲绝,毅然走上政治前台,走到财阀的面前,为卢武铉报仇。

但李明博先下手为强,在下台前将下任总统交给了自己的接班人朴槿惠。只可惜好景不长,2017年,轰动全球的朴槿惠崔顺实“闺蜜门”曝光,朴槿惠倒台,文在寅反转拿下韩国总统。

机会终于来了,文在寅针对李明博的所有罪证,一口气列出整整207页的起诉书,判其15年有期徒刑。

“杀害”卢武铉的不只李明博一个人,文在寅还有更大的目标——韩国财阀。首当其冲,就是三星。

李明博的罪状之一,就是收受三星贿赂,在任内特别赦免三星电子会长李健熙构成权钱交易。

韩国检方还认为,李明博执政时期,曾下令国家情报院组织针对政治对手的秘密“抹黑”行动,而相关费用得到了三星集团和SK集团赞助。

但是老子李健熙已经于2014年因突发心梗送医,昏迷至今。那么,打击的炮火就倾泻到儿子李在镕身上了。

李在镕被指贿赂了朴槿惠及其亲信,以此换取总统协助其获得三星公司的控制权。

韩国特检组最终调查结果认定,朴槿惠与崔顺实合谋从三星集团收受贿赂430亿韩元。

2016年12月,李在镕的听证会据称是全程电视直播,其在听证会上被轮番轰炸、频频打断并被严厉炮轰。

一整场下来,李在镕的回答基本都是“不太清楚、记不清楚”。

当时,反对党政治家Kim Han-jung指责他说:

“如果这是贵公司的一场面试,你这种回答方式一定无法过关。”

2017年,李在镕因涉嫌向朴槿惠行贿被判5年监禁,当时法院认定李在镕5项罪名成立,分别为行贿、挪用公款、向海外转移资产、隐匿犯罪收入和作伪证。

据韩国《东亚日报》和News1的报道,当时正在同一法院接受第59次公审的朴槿惠非常认真地关注了李在镕整个一审的过程。

在法庭开始宣读对李在镕案的判决文时,朴槿惠的律师蔡明星走到朴槿惠面前耳语。等蔡明星说完后,朴槿惠开始给自己倒水,一口气喝了3杯。

随后,朴槿惠脸上露出微妙的笑容。

果不其然,2018年2月,韩国首尔高等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推翻一审判决结果,判处李在镕有期徒刑2年零6个月,缓刑4年。李在镕当庭获释。



▲朴槿惠李明博崔顺实40年前的合照 来源:视频截图

回到前文所述,今年5月这次传唤,韩国检方认为,从三星旗下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于2015年合并,再到三星生物制剂会计造假的一系列过程都是在为李在镕接班营造有利环境。

非常能够审时度势的李在镕,于5月6日罕见道歉,并公开宣布“不会把公司的经营权交由其子女继承”。

82年了,82年的三星集团领导人,像皇位一样在继承中过渡。“铁打的财阀,流水的总统”,结束世袭的意义真可以算得上是李在镕的口头“投降”了。

然而,服软并不等于认输,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

三星集团连续三天发表相关声明,对此事表达关注。

7号当天,三星更是对外表示,不论这次检方提请批捕的结果如何,三星方面都将尊重法院的审查结论,同时也表示在疫情长期化的情况下,本应成为挽救韩国经济的主力团队反而面临严重的经营危机,需要尽快恢复正常经营秩序,暗示检方对三星电子有负面影响。

于是,6月9日,三星再次扳回一阵。

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驳回再次批捕李在镕的检方要求。这一决定让李在镕暂时免遭牢狱之灾。



▲韩国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中)离开首尔中央地方法院

但,只要文在寅还在位,这一切就还未结束。韩国检方将进一步调查李在镕在多大程度上介入操纵市场和会计造假。

4.

/“江水最终会流向大海”/

虽然在上世纪70、80年代,财阀带领韩国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但垄断之强大,财富之不均,韩国社会要求限制大企业特权的呼声逐渐高涨。

你能想象吗?在21世纪的最近十年,韩国经济整体增长了45.6%,但居民实际收入增长却只有23.2%。

韩国财阀经济鼎盛的2012年,十大财团资产占比可达到全国GDP的85%。

在韩国TOP 100的富豪中,有75%的富人是继承了祖上的财产,大量的财富被集中在几个少数家庭企业中。这就理解了,为什么不少韩国年轻人那么拼命却还过着平凡卑微的日子。

但几十年的财阀体制,想在短时间内做巨大改革,并不容易。

大选期间,文在寅特别点了三星的名,他说:将对财阀的重大经济犯罪将采取“不宽容原则”,绝不特赦。

在《命运:文在寅自传》里,文在寅这样写道,

“韩国的近现代史是一部充满挑战的历史。这段历史,不仅有殖民与分裂的耻辱,也有战争与贫困的痛苦,更有发展经济与追求民主的澎湃浪潮。历史浪潮的创造者是人,力挽狂澜的也是人。

前总统卢武铉就身处这些人之中。卢总统与我相逢于小小的支流,但我们一起蹚过了充满艰险的征途。如果泉水够深,即使遇上干旱也不会轻易干涸,终会与其他水流相逢,一路汇聚成大川、大江,向着大海奔流。”

你可以说他为卢武铉义气复仇,你可以说他面对美国和财阀大义凛然,你可以说他满怀热血渴望再造韩国。

毫无疑问的是,文在寅对抗财阀的路荆棘满布,风险未知。而一旦成功,这会成为文在寅政治生涯的重要政策,与三星一起沉浮的,还有韩国的政治、经济甚至命运。正如他所说:

如果说他(卢武铉)留下了未完的课题,谁又能从那个时代赋予的责任中解脱出来呢?

只不过,要实现这个课题宏愿,再怎么看,刚在老家花15亿韩元买房打算功成归隐、安享晚年的文在寅,可能还笑得太早。

参考资料:

华商韬略《谁在瓦解三星?》作者:杨凯

华商韬略《可怕的三星帝国》作者:张静波

好物研究院《一个贫民女星之死,一个韩国总统的复仇,和三星李氏家族的百年宫斗》作者:波力克

中国经营报《三星李健熙:铁腕造就狼性文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